hrc
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CI Core 核心期刊檢索系統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國科會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網址
Home

記憶、歷史與敘事──明清歷史劇研究之新視域

E-mail Print PDF
There are no translations available.

 

 領域

明清文學敘事與歷史語境

 講題

記憶、歷史與敘事──明清歷史劇研究之新視域

講題解介

一、講題簡介:

有關記憶與歷史的探討,近十餘年來不僅止盛行於歷史學界,亦已成為文學研究中的顯學。而最新的研究趨勢更顯示,「文化記憶」(cultural memory)已經成為當代文化研究的核心議題之一。「記憶」是一個不斷重新組合的過程,在不同的時、空環境下,會有不同的變化,而所謂的「文化記憶」,則是意味著:「記憶」除了是個人經驗,它亦可能成為社會集體思惟與想像的模式,而這種集體現象的描述、重組與擴散,也可以作為一種文化現象來理解。有別於個人不自覺的自發性或慣性記憶,「文化記憶」是透過文字或影像的敘事整理、編織、重塑後,相互激盪、強化所形成的集體性記憶方式。文化記憶,不是個人無意識的隨機性心理現象,而是在個人參與的一種集體表現,而這種參與,並不定是有意識的,或主動的。文化記憶雖進行於當下,卻同時不斷地重構過去的歷史,繼而對未來也產生「形塑」的力量。透過文化記憶,過去與現在、未來,建立起一種密切的聯繫。

就一般狀況來說,一般人習慣於將歷史文獻或歷史敘事,對應於歷史事實,認為這些對於歷史的敘述,就是歷史事實的再現。然而「集體記憶」理論所強調的是:歷史具有不可復原性,任何人在把目光投向過去的時候,他的視野,都將受到當下意識形態諸因素的限制;因而展現在他眼前的,是他所看見的特定歷史,而並不等於歷史本身。總之,集體記憶,既可以看作是對過去的一種累積性 (cumulative)的建構,也可以看作是對過去的一種穿插式(episodic)建構,甚至可以說,集體記憶,在本質上,是立足於「現在」而對「過去」的一種「重構」。「過去」即使不是全部,最少亦是主要由「現在」的關注所形塑的。這就是哈布瓦赫(Maurice Halbwachs)所強調的集體歷史記憶所內涵之「累積性」與「現在性」之觀點(cumulative and presentist aspects)。也可說,這就是集體記憶所特有之一種豐滿的「當下性」。

依據「集體記憶理論」的理解,人們腦海中的「過去」,並不是客觀實在的,而是一種當下社會性的建構,所以,任何歷史題材的文本,都不能簡單地被看做「客觀史實」的載體,而必須被視為是在人們各種主觀情感、社會權力關係,以及偏見的社會記憶中的產物。對於文學作品來說,我們若由集體記憶理論出發,來審視其中的特殊藝術形式,例如「歷史劇」,則可以將其區分為兩類:一種歷史劇,是以選擇性的「記憶性素材單元」為其構成的成分,而在建構為整體的動態情境之時,另以作者獨自發展的虛構性戲劇時空,為其鋪陳情節脈絡之基礎。在這類歷史劇中,所謂「集體記憶」,僅是「情境導引」的媒介,「記憶成分」與「非記憶成分」之間的關係,無法釐清。它所敘寫的題材對象,與歷史原型間,並不真具有一種「同構的」即時性對應關係。

另一種歷史劇,則是在作者選擇「記憶性素材單元」時,運用一種嚴肅的歷史框架,即將歷史中的人、事、物之「交錯性」,作為其組構的原則,而在建構其整體的動態情境之時,將眾多的集體記憶細心編織,以完成一種具有「召喚作用」的歷史想像。在這一類歷史劇中,作者增添的虛構性戲劇情節,不僅是「情境導引」的媒介,也是組合「記憶成分」的必要脈絡,兩者既能融合,亦可大致釐清。它所敘寫的題材對象,與歷史原型間,具有一種基本上「同構的」即時性對應關係。

正因為歷史劇在實際創作中,確實出現了極為特殊的第二類形態,因此在其內在的組構形態上,與所謂「記憶編織」的原則,發生了密切的關連。這類歷史劇,在進行藝術轉化時,不能像虛構性較強的歷史劇作品那般,將「記憶成分」與「非記憶成分」任意調和。因為構成其主要內容與基礎的歷史人物與事件,有其特定的屬性,在涉及「基本事實」與「基本價值認定」方面,作家刻地意盡量貼近原型對象的客觀屬性,乃至它被公共意識接受的狀態(即時、空與事物之同構性,與其經初步詮釋的特徵),而加以審慎處理。所以說在這類歷史劇中,其題材對象,雖仍是一個「優勢」與「侷限」並存的混合體,然而在藝術的表現,以及「意義」的呈現上,皆已有了新的擴展。

二、講綱:

文化記憶與歷史建構之理論性探討
創傷、記憶與歷史建構之關係;
不同文類對記憶、歷史的建構及其表現方式之異同
歷史敘事、歷史劇與集體記憶之重構
「記憶編織」(memory weaving)與「記憶性敘事」(memorial narrative)
記憶書寫過程中,記憶斷片(fragments)之接榫與特殊戲劇情境營造之關係
書寫過程對於個人記憶/集體記憶的爬梳與重整所具有之意義
記憶書寫中的「意識雙重化」(double consciousness)與作者自我主體性認知之展現
歷史劇之「敘述結構」與「事序結構」,與其進行建構「記憶與歷史」之敘事模式
歷史記憶與「認同政治」(identity politics)之形塑
文化記憶之集體主動性與「個人記憶」之關係
三、參考文獻

Halbwachs, Maurice. Ed. & Trans. by Lewis A. Coser, On Collective Memory. Chicago & London: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, 1992.
Owen, Stephen. Remembrances: The Experience of the Past in Classical Chinese Literature. Cambridge: Harvard University, 1986.
Olney,James. Memory and Narrative. Chicago: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, 1998.
Ben-Amos, Dan, and Liliane Weissberg, ed. Cultural Memor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Identity. Detroit: Wayne State University Press, 1999.
Wang Ban. Illuminations from the Past: Trauma, Memory, and History in Modern China. Stanford: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, 2004.
Wang, David Der-wei. The Monster That Is History: History, Violence, and Fictional Writing in Twentieth-Century China. Berkeley: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, 2004.
Watson, Rubie S. Memory, History, and Opposition Under State Socialism. Santa Fe, NM: School of American Research Press, 1994.
Butler, Thomas, ed. Memory: History, Culture, and the Mind. Oxford: Blackwell, 1989.
王斑著:《歷史與記憶:全球現代性的質疑》。香港:牛津大學出版社,2004。
王明珂著:《歷史事實、歷史記憶與歷史心性》。北京: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,2001。
王璦玲。〈記憶與敘事:清初劇作家之前朝意識與易代感懷之戲劇轉化〉,《中國文哲研究集刊》24期 (2004年3月),頁39-103。

 

預計上課時數:3小時 

 

預計學人交流時數
Last Updated on Friday, 26 June 2009 16:32  

Website information

p11.jpg

如何到本中心?

路線規劃